蓝色蝴蝶

all right,我是慕溪水。最近是真的碰不到手机了,所以感谢老妹的友情手机资助,由于最近是真的搜不到粮了,于是无奈自撸,作为新手我连文都没写过几篇,肉更是……唉……所以,看不下去的童鞋们可以先行告退,谢谢~
以及,北堂墨染×白无尘这对真的没有人想写一篇长篇出来吗?
真的好怕碧欢就这么冷了……呜呜呜……

写手挑战

  写手挑战,用时光静好为结尾写一篇虐文。
要求:古风,BE,清水,300~400字,结尾是时光静好。
  OK,之前说别的大大ooc,结果风水轮流转啊,大大对不起,我错了,因为我……跟您一比就差出去了个山路十八弯啊( •̥́ ˍ •̀ू )
  这里用的是将军×侠客,大致就是沉稳×正直。感觉虽然不符合魏白,但是,虐文不适合太欢脱,对吧?
  好吧,我顶着城墙一样厚的脸皮放正文:
  那是他们第一次吵架。
  也是最后一次。
  白侠客将茶盏掷在桌上:“我早该想到,朝廷重臣皆是图利的小人!”说着,轻挑眼角,眉眼中的不屑毫无隐藏,“连大将军,也不例外!”
  魏将军坐在红木椅上,什么都没说,也没什么可说。
  太子所谓兵谏,不过是摆明了妄图坐上王位,太子生性残暴,为了地位与金钱,他不惜处理掉一切可能阻碍他的人。魏将军,就是他最忌惮的那一个。
  魏将军清楚这一点。他是大将军,握有重兵,多次外出征战,且战必有功,对于太子来说,他是最大的阻碍。
  此时的魏将军自然也就明了,太子为何要与他联手,实行兵谏。
  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。
  太子要毁了当今圣上的名誉,还要削弱他的兵力。
  所以他对太子所允诺的利益毫不动心。
  但太子却抓住了他的软肋。
  他看向面前一肚子怨气的青年。
  他在朝廷中呆了一辈子了,已经明白凡事做之前都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。
  唯有爱白侠客这件事,他没给自己留一点回头的余地。
  白侠客就是他唯一的软肋,他不能让他陷入权谋斗争的深渊,绝对不能。
  良久,魏将军抬头,不含波澜的眸底有着若隐若现的不忍:“我已经决定好了,你不要再说了。”
  顷刻间,满室寂静。
  魏将军别过头,不去看白侠客的脸,他感到脸上有泪划过,是暖的。他心里一阵颤栗。缓缓开口,声音颤抖让他不敢相信那是他自己说出来的:“你……以后也别再来了。”
  他没去看白侠客,但他却感觉到了他的所有动作,不可置信的看着他,咬了咬下唇,然后就像来一样,风一样的出去了。
  魏将军一身力气一下被抽走,他觉得心里有个地方很堵,堵得他生不如死的疼。
  他知道,曾经他的一切就是征战、练兵,现在,多了一个白侠客。
  要把他最心爱之人割舍去,他心如刀绞。
  战场上,他受过的伤变成疤痕,烙在他身上,却已然不痛了。
  可现在,白侠客走前的表情,连同他对白侠客的爱,一起化作箭,刺进了他的心里。他忽然就觉得这伤永远不会变成疤痕了。它就在他的心上,就算不伸手去碰,也是刻骨铭心的痛。

  接下来的一个月,一切按着太子想象的那样进行。
  魏将军看着黄袍加身的太子,笑了。
  他知道,他遭受的折磨终于可以结束了。
  不出他所料,太子坐上龙椅的第二日,他就被安上了一个谋逆的罪名,打入大牢,三日后午时行刑。
  太子来看过他,不,现在应该是皇上了。
  他对皇上的炫耀不做任何反应,他只是笑,平静镇定的笑。
  皇上落荒而逃。
  他的亲信劝他服软,交出兵权,或许还能保住这条命。
  他还是笑,轻飘飘的一句“人与兵符共存亡”,家丁再无话可说。
  他在等一个人。
  可他没来。
  直到他走上刑场,他也没来。
  魏将军依然笑着,直到他头颅落地的那一刻,一滴泪夺眶而出。

  数年之后,皇上的罪行被一名神秘的侠客公诸于世,皇上重复着先皇的命运,被推翻政权,仓皇逃下龙椅。
  同时有小道消息传出,当年被处死的魏将军,就是因为握住了太子的把柄,才被灭口的。
  在圣上的支持下,将军庙被建起,去供奉的人络绎不绝。
  但每天都有人看到一个蓝衣青年来到庙中,不上香,不祈愿,只是在一旁安静的站着,浅笑如星河。
  时光静好。

  另外,一篇清水哪来的敏感词啊!lof你欺负我!

我之前好像听到有人说大勋花这个叫绅士手?内心不禁一阵冷笑……

夹缝求糖模式
少年你俩在干啥???
山老师你的高冷呢?你挂花老师身上的了呗~

短段子「喝醉以后」

这是梨子第一次写文,还望各位大大千万别嫌弃我的小学生文笔,不会写肉,所以只有一丢丢肉汤……
吧?(可能连肉汤都不算)
「碧」
当门铃被摁响的时候,彭楚粤刚洗完澡。
他赶紧穿上浴袍,擦着还未干的头发,嘴里一边喊来了来了,一边穿上拖鞋,慌慌张张的打开门,防止摁门铃的那位把他家门摁漏。
谷嘉诚一脸不爽,把背上迷迷糊糊说着醉话,脸色绯红的肖战狠狠扔给了彭楚粤,然后摔上了门。
彭楚粤那句“沈膜东西啊”被卡在了喉咙里,差点没呛死他。
肖战似乎清醒一点了,晃晃悠悠从彭楚粤身上站起来,眯着眼睛看了半天,轻轻捧起彭楚粤的脸,吻上了他的唇,嘴里还不清不楚的念着“欢欢”。
酒味在嘴里蔓延,彭楚粤觉得自己也要醉了。
俩人缠绵着倒在客厅沙发上,肖战的手开始不老实,一下一下扒拉着彭楚粤的浴袍。浴袍本来就是彭楚粤慌乱中穿上的,也没系多严实,肖战即使喝醉了,也两三下就给扒开了,白皙的肌肤闯进他眸子,肖战忽然觉得自己清醒了不少,却又更加神志不清,他一边胡乱解着自己的西装扣子,一边凑到彭楚粤耳边:“欢欢,我……可以吗?”
彭楚粤听到这个问题,老脸一红,把头别开:“kao,衣服都扒了你问老子这个?”
肖战笑了,再次吻上了彭楚粤的唇。
咳,夜还长呢,拉灯拉灯~

「欢」
肖战听见门口开锁的声音,慌忙迎了出来。
白澍架着彭楚粤,一手交人,一手递钥匙,“战,我跟你讲,我们灌醉粤粤真的不容易,你不能辜负我们这么多人的努力,加油!”
“……”肖战接过彭楚粤,额,还有钥匙,冷漠脸看着白澍讪笑着关上了门,哼着小曲走了。
彭楚粤是真醉了,乖乖任肖战把他从大门架到卧室。他可能不知道,自己那点撒娇声被肖战听在耳朵里,就变了味,只是良好的自制力使肖战忍住了,没在客厅里就把这只小妖精吃干抹净
肖战关上门,认真的欣赏小脸红扑扑的彭楚粤。彭楚粤完全没意识到危险,不停发出的娇/喘声简直是在考验肖战的底线。
“彭楚粤,你逼我的……”肖战这句话听起来更像是隐忍而嘶哑的低吟,他毫不含糊地吻住了彭楚粤的唇,彭楚粤此时倒像是清醒了,同样毫不含糊的回应着……
一夜未眠。
end
额,感觉自己写得……特别羞耻啊……算了,就这样吧,总之能看到这句话的朋友们,感谢您的厚爱,跪谢您的耐心,躺谢您也站碧欢,就酱。

你早就看他……怎的?(伪)新人确定这是糖……

(伪)新人不知道这个是不是糖,发出来大家看一下……在第一张图片里,枪还在大勋花手里,然后就出现在了小白手里,表示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……😏😏

有咩有原著粉啊……

说实话,原来真的是对网剧深深的怨念……
毕竟看见自己心目中的男神——林涛变成满脸胡茬的大叔,还有了女朋友……我真是……原著里林涛明明是个和老秦同年毕业,爱炫耀自己身材,走哪都有一堆姑娘围着,会害羞的纯情小帅哥OK?
还有,既然改的是第三季——第十一根手指,韩亮嘞?炒鸡喜欢这个神奇满满的富二代啊啊啊啊啊啊啊!
既然说到这,老秦和大宝我也真的很想吐一下槽……老秦一直是个和善圆滑的人,霸道总裁范什么的不说了不说了,和卷福啊,柯南啊什么的更是挨不上边的挨不上边啊啊!大宝本来是是段子手一枚,金句频出的中年的!高高瘦瘦的!男子!兄弟情咋就这么升华了??
(虽然剧情还是满满下饭的说)
其实很不明白,这么好的一部剧,为什么非得安上法医秦明的帽子?如果剧组想说,就是想拍法医秦明,那么请你尊重原著,但如果只是借个名气,这样反而得不偿失。原著粉看完真的是深深的不满,很多喜欢的书被瞎改一气,对于原著粉来说真的是对情怀的一种毁灭。其实还真的不如就换个剧名换个人名,改成另一部剧,用自己的脑洞,不要再拿书里的人开刀。
毕竟如果抛去法医秦明的帽子,这部剧真的很好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