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色蝴蝶

短段子「喝醉以后」

这是梨子第一次写文,还望各位大大千万别嫌弃我的小学生文笔,不会写肉,所以只有一丢丢肉汤……
吧?(可能连肉汤都不算)
「碧」
当门铃被摁响的时候,彭楚粤刚洗完澡。
他赶紧穿上浴袍,擦着还未干的头发,嘴里一边喊来了来了,一边穿上拖鞋,慌慌张张的打开门,防止摁门铃的那位把他家门摁漏。
谷嘉诚一脸不爽,把背上迷迷糊糊说着醉话,脸色绯红的肖战狠狠扔给了彭楚粤,然后摔上了门。
彭楚粤那句“沈膜东西啊”被卡在了喉咙里,差点没呛死他。
肖战似乎清醒一点了,晃晃悠悠从彭楚粤身上站起来,眯着眼睛看了半天,轻轻捧起彭楚粤的脸,吻上了他的唇,嘴里还不清不楚的念着“欢欢”。
酒味在嘴里蔓延,彭楚粤觉得自己也要醉了。
俩人缠绵着倒在客厅沙发上,肖战的手开始不老实,一下一下扒拉着彭楚粤的浴袍。浴袍本来就是彭楚粤慌乱中穿上的,也没系多严实,肖战即使喝醉了,也两三下就给扒开了,白皙的肌肤闯进他眸子,肖战忽然觉得自己清醒了不少,却又更加神志不清,他一边胡乱解着自己的西装扣子,一边凑到彭楚粤耳边:“欢欢,我……可以吗?”
彭楚粤听到这个问题,老脸一红,把头别开:“kao,衣服都扒了你问老子这个?”
肖战笑了,再次吻上了彭楚粤的唇。
咳,夜还长呢,拉灯拉灯~

「欢」
肖战听见门口开锁的声音,慌忙迎了出来。
白澍架着彭楚粤,一手交人,一手递钥匙,“战,我跟你讲,我们灌醉粤粤真的不容易,你不能辜负我们这么多人的努力,加油!”
“……”肖战接过彭楚粤,额,还有钥匙,冷漠脸看着白澍讪笑着关上了门,哼着小曲走了。
彭楚粤是真醉了,乖乖任肖战把他从大门架到卧室。他可能不知道,自己那点撒娇声被肖战听在耳朵里,就变了味,只是良好的自制力使肖战忍住了,没在客厅里就把这只小妖精吃干抹净
肖战关上门,认真的欣赏小脸红扑扑的彭楚粤。彭楚粤完全没意识到危险,不停发出的娇/喘声简直是在考验肖战的底线。
“彭楚粤,你逼我的……”肖战这句话听起来更像是隐忍而嘶哑的低吟,他毫不含糊地吻住了彭楚粤的唇,彭楚粤此时倒像是清醒了,同样毫不含糊的回应着……
一夜未眠。
end
额,感觉自己写得……特别羞耻啊……算了,就这样吧,总之能看到这句话的朋友们,感谢您的厚爱,跪谢您的耐心,躺谢您也站碧欢,就酱。

评论(7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