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色蝴蝶

写手挑战

  写手挑战,用时光静好为结尾写一篇虐文。
要求:古风,BE,清水,300~400字,结尾是时光静好。
  OK,之前说别的大大ooc,结果风水轮流转啊,大大对不起,我错了,因为我……跟您一比就差出去了个山路十八弯啊( •̥́ ˍ •̀ू )
  这里用的是将军×侠客,大致就是沉稳×正直。感觉虽然不符合魏白,但是,虐文不适合太欢脱,对吧?
  好吧,我顶着城墙一样厚的脸皮放正文:
  那是他们第一次吵架。
  也是最后一次。
  白侠客将茶盏掷在桌上:“我早该想到,朝廷重臣皆是图利的小人!”说着,轻挑眼角,眉眼中的不屑毫无隐藏,“连大将军,也不例外!”
  魏将军坐在红木椅上,什么都没说,也没什么可说。
  太子所谓兵谏,不过是摆明了妄图坐上王位,太子生性残暴,为了地位与金钱,他不惜处理掉一切可能阻碍他的人。魏将军,就是他最忌惮的那一个。
  魏将军清楚这一点。他是大将军,握有重兵,多次外出征战,且战必有功,对于太子来说,他是最大的阻碍。
  此时的魏将军自然也就明了,太子为何要与他联手,实行兵谏。
  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。
  太子要毁了当今圣上的名誉,还要削弱他的兵力。
  所以他对太子所允诺的利益毫不动心。
  但太子却抓住了他的软肋。
  他看向面前一肚子怨气的青年。
  他在朝廷中呆了一辈子了,已经明白凡事做之前都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。
  唯有爱白侠客这件事,他没给自己留一点回头的余地。
  白侠客就是他唯一的软肋,他不能让他陷入权谋斗争的深渊,绝对不能。
  良久,魏将军抬头,不含波澜的眸底有着若隐若现的不忍:“我已经决定好了,你不要再说了。”
  顷刻间,满室寂静。
  魏将军别过头,不去看白侠客的脸,他感到脸上有泪划过,是暖的。他心里一阵颤栗。缓缓开口,声音颤抖让他不敢相信那是他自己说出来的:“你……以后也别再来了。”
  他没去看白侠客,但他却感觉到了他的所有动作,不可置信的看着他,咬了咬下唇,然后就像来一样,风一样的出去了。
  魏将军一身力气一下被抽走,他觉得心里有个地方很堵,堵得他生不如死的疼。
  他知道,曾经他的一切就是征战、练兵,现在,多了一个白侠客。
  要把他最心爱之人割舍去,他心如刀绞。
  战场上,他受过的伤变成疤痕,烙在他身上,却已然不痛了。
  可现在,白侠客走前的表情,连同他对白侠客的爱,一起化作箭,刺进了他的心里。他忽然就觉得这伤永远不会变成疤痕了。它就在他的心上,就算不伸手去碰,也是刻骨铭心的痛。

  接下来的一个月,一切按着太子想象的那样进行。
  魏将军看着黄袍加身的太子,笑了。
  他知道,他遭受的折磨终于可以结束了。
  不出他所料,太子坐上龙椅的第二日,他就被安上了一个谋逆的罪名,打入大牢,三日后午时行刑。
  太子来看过他,不,现在应该是皇上了。
  他对皇上的炫耀不做任何反应,他只是笑,平静镇定的笑。
  皇上落荒而逃。
  他的亲信劝他服软,交出兵权,或许还能保住这条命。
  他还是笑,轻飘飘的一句“人与兵符共存亡”,家丁再无话可说。
  他在等一个人。
  可他没来。
  直到他走上刑场,他也没来。
  魏将军依然笑着,直到他头颅落地的那一刻,一滴泪夺眶而出。

  数年之后,皇上的罪行被一名神秘的侠客公诸于世,皇上重复着先皇的命运,被推翻政权,仓皇逃下龙椅。
  同时有小道消息传出,当年被处死的魏将军,就是因为握住了太子的把柄,才被灭口的。
  在圣上的支持下,将军庙被建起,去供奉的人络绎不绝。
  但每天都有人看到一个蓝衣青年来到庙中,不上香,不祈愿,只是在一旁安静的站着,浅笑如星河。
  时光静好。

  另外,一篇清水哪来的敏感词啊!lof你欺负我!

评论

热度(13)